我們都曾經是「媒體」口中的災民,也許經歷過的事情不相同,但那種惶恐不安、擔心害怕的心情我想不論誰都是一致的,不會有地域、種族、膚色和年齡的差異。所以,為什麼台灣的媒體們你要用這種看好戲的口吻來報導呢?你忘記了你曾經歷過的921地震、納莉風災、八八風災嗎?

 

        換作是你,當你看到媒體這樣形容你所經歷過的這一切,你會好受嗎?我也曾經在921台中大停水時3天沒辦法洗澡、跟著人群排隊向消防車取水,可是我們當時不像日本人這麼冷靜自持,我們排隊但我們同時也爭先恐後。如果媒體把我們當時取水的狀況拍下來,我可以想像現在的媒體會怎麼形容我們,應該是說:「失控的災民搶水,現場的群眾已經失控」,在場的人應該都會氣炸,畢竟我們爭先恐後卻一片歡樂還會分給太晚來的人,可是媒體不會這樣形容,因為這麼溫馨的場面不會讓電視台長官開心、不會讓收視率攀升,這個社會怎麼了?我們有這麼喜歡看別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嗎?

    

        我們都曾經被別人所幫助,為什麼不能記得那份感受?同理心不是說說而已,別只是邊播報新聞邊說「好險,幸好不是在台灣」,或是問著在台灣的日本人「現在還好嗎?會不會擔心」?如果是我,我應該會回說:「幹!恁祖媽現在一點都不好、擔心的要死你他媽是白癡嗎?我現在只想趕快回家!」

 

        昨天瞿友寧導演在臉書開了炮:「TVBS新聞居然將海嘯席捲日本沿海的畫面做快轉處理,試問受災人如何感受?莫名其妙;而東森新聞估計死傷與失蹤的人數,永遠超越日本即時新聞。我沒找到原文,不過總算有公眾人物出來說話,讓我知道看不過去這種荒謬情況的人還真的不少,媒體啊媒體請你要有良心。<摘自蘋果日報新聞。>

 

        一邊看著CNN與網路直播的日本新聞,一邊看著台灣的新聞媒體怎麼報導,我在想這些人是不是沒血沒淚,這不是好萊塢商業災難片,最後不會有英雄跳出來逆轉整個局面。這是現實生活,英雄只是普通人,他們會冷會痛會流淚會受傷還會死,所以面對這次的天災,我們看到人類科技儘管再進步卻力有未逮之處。

 

        媒體除報導真相的職責外,很大一部分應該是監督政府,怎麼就沒人想想現在台灣的學校多久沒做防震演習了,我們都知道疏散的動線嗎?我離開高中生活很久卻隱約覺得大概沒多少國高中小學有在做這種演習,不要每次都發生事情才開始亡羊補牢,可不可以也未雨綢繆一下!

 

        我好羨慕日本人可以這麼信任他們的政府,也很佩服日本政府處理的速度。換作台灣不管哪一黨執政,我都沒辦法像他們這樣的信任政府,政府發言人說什麼我都覺得有所隱瞞,我想我該練習盡量信任政府,也希望政府能夠讓人民信任。

 

        不論是防災意識還是對政府的信任度,台灣都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當然,媒體的素養也是!!

 

創作者介紹

國王沒有驢耳朵

imwhat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